第二百七十四章 婚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马方玉跟着礼队一路向前,没走多远,便听到一片喧哗之声,想来那声音的地方应该就是婚礼现场了。


    越是接近这里,马方玉的心中越是感慨。


    很快,他们一行人终于到了大堂外面的院落,顿时吸引了别人的目光。


    “新郎来啦!”


    随着人群中的一道惊呼声响起,但见数千双眼睛几乎齐刷刷地看过来,即便隔着面具,马方玉的脸上也能感觉到大家灼灼的目光。


    礼队在大道口停留片刻,便看见另一只礼队从对面缓缓走来。


    只见他们抬着一个花轿,花轿两侧各有一人比较惹眼。左侧的是一个体态较为丰满,年龄较大的妇女,应该是媒婆。右侧的是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在马方玉看来,长相倒与二小姐有几分相似,殊不知,她正是白家的三小姐。


    马方玉的目光最后锁定到花轿上,想来这花轿中的新娘应该就是白羽蝶了,虽然现在看不清她的样子,但马方玉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一副她身着新娘服的画面。


    没想到阔别多日,再见之时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更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与她拜天地,入洞房,当然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个形式。


    在马方玉沉思间,花轿内的白羽蝶更是紧张不已,她的一只玉手放在轿门口,有好几次都想掀开帘子看一看久违的马方玉。不过最后因为害怕,都不得已缩了回去。


    她怕掀开帘子后,看到马方玉会忍不住从娇子里跑出来,她更怕所见到的只是一场空,是一场自己编织的梦,也许这就叫患得患失吧,白羽蝶现在深深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白羽蝶咬紧双唇,最后还是没有忍住,玉手掀开帘子的一角,前方的一道身影瞬间占据了她全部的目光。


    他虽然带着面具,但自己还是能够想到他面具背后的那一张脸,再配合着他的那一身新郎装,白羽蝶有些情难自禁。


    就是这道身影,逐渐闯入了自己的心底,使得自己如同中了魔咒一般。


    即便是几个月过去了,他的身影始终挥之不去,甚至因为思念变得更加的清晰,这才让她更加清醒地认识到,原来自己早已情根深种。


    当这道身影变为现实,真正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白羽蝶的眼睛里竟逐渐变得红润,即便是隔着面具,也能看见她那双有些湿润的双眼。


    旁边的三小姐发现了白羽蝶的异常举动,便敲了一下花轿,白羽蝶会意地将手缩回去,马方玉的身影因此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她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另一只手伸进面具里,拭去眼睛里的泪水。


    就这样,她逐渐使得自己平静下来。


    很快,白马与花轿相遇,新郎和新娘相逢,立时成为了众人的焦点,场面一时安静下来,大家都在等待着这一刻。


    媒婆拉开花轿上的帘子,白羽蝶缓缓起身,在媒婆的搀扶下缓步下来。


    马方玉看着前方的那道身影,确实跟他心中的白羽蝶一般无二,不过看着她穿着婚袍的样子,此时他的内心里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稍后,马方玉翻身下马,向前走了几步后便停了下来。


    媒婆牵着白羽蝶的手缓步走来,直到来到马方玉的面前。


    两人都是带着面具,不过都能看见对方的眼睛,四目相对,有短暂的眼神交流。


    “新郎新娘手牵手,恩爱相护到一生。”媒婆说了一句,便将白羽蝶的纤纤玉手递给马方玉。


    马方玉稍作犹豫之后,伸手接过来,在接触的一刻,手里传来一阵柔滑的感觉。而且能够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微微一颤,看来她定是紧张不已。


    两人手牵手之后,身体同时靠得更近。这时,媒婆找来一根红色的绸带,将两人拉在一起的手绑了起来,一边绑一边说道:“新郎新娘绑红绸,幸福美满不用愁。”


    随后,媒婆让人送上一张红色的盖头,在三小姐的配合之下将两人的头一起盖上。


    “新郎新娘顶盖头,成双成对到永久!”


    至此,马方玉和白羽蝶整个头部都被掩盖在盖头之下,一直延伸到胸部。


    趁着这个机会,马方玉转过头,轻声说道:“白师妹,是你吗?”


    毕竟自己从始至终都未曾看到过白羽蝶的样子,所以他必须谨慎,确定眼前的人真的是白羽蝶。


    白羽蝶闻言,轻声笑道:“马师兄,难道你还怕我被掉包了不成?”


    听这声音,确定是白羽蝶,马方玉安心下来,随后继续说道:“我为了你的事儿可算是豁出去了,此事之后,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


    从这字里行间,白羽蝶听得出对方不是出自真心,心中难免会感到小小的失落。她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两人在盖头里说着悄悄话,媒婆也没闲着,她走到白羽蝶的身旁,牵着她的另一只手缓步向前走去。


    沿途的群众见状,都难掩心中的兴奋,开始叫出声来,使得整个场面沸腾到了极点。


    人群中,不乏有几个童子跑来跑去,口中唱着欢庆的儿歌,气氛变得更加活跃。


    随着他们靠近大堂,礼乐声突然响起,声音轻快明亮,惊动天地。


    而大堂之内,一群人早就迫不及待,他们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一般,恨不得直接跑出去看。


    直到马方玉和白羽蝶在人群的簇拥之下进入大堂,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他们继续向前走,在大堂靠前的地方站定。


    媒婆看了主事的白帝和仇婆一眼,在他们点头之后,便大声喊道:“今天是马方玉和白羽蝶的新婚之夜,现在我宣布婚礼正式开始。”


    随着此话一出,无论大堂内外,沸腾声来到了,所有人都是由衷的高兴,是发自内心的祝福他们。


    “一拜天地!”


    媒婆大吼一声,声音盖过了所有人的欢声笑语,马方玉和白羽蝶便分别在童男童女的牵引下,转身向着天地行了拜礼。


    “二拜高堂!”


    紧接着,他们再转过身,面向上座的方向,不过此时的座位上空无一人。


    媒婆不禁皱起了眉头,来到白羽蝶的身旁,小声问道:“少主,高堂必须有人才行,这才显得吉利,可是现在座位是空的,怎么办呢?”


    白羽蝶沉思片刻,随后偏身看向白帝,躬身道:“伯父,如今父母不在,您就是我的高堂,请上座。”


    白帝倒也爽快,没有推脱,而是笑道:“既如此,那我就不推辞了。”


    于是白帝便离开了原先的位置,向着上座走去。


    随后,白羽蝶又转身面向仇婆,也是躬身道:“仇婆婆,我从小是您带大的,您就如同我的父母,请上坐。”


    仇婆倒不像白帝那般,因为她一向把自己视为前任妖王的忠仆,自然不敢僭越,便拒绝道:“少主,切莫这么说,你要这么说就是折煞我了。”


    白羽蝶仍坚决道:“仇婆婆万莫推辞,否则这婚礼是无法进行下去了。”


    白羽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仇婆就有些左右为难了,倘若真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少主的幸福,她就更加万死难辞其罪了。


    最终,仇婆只好点头道:“承蒙少主看得起,那老奴我就僭越了。”


    话罢,她也走上前去,坐于上座。


    白羽蝶这才心满意得,转身看向前方,不再言语。


    马方玉的目光也是看向上座的方向,虽然外面有一层盖头遮挡,不过依然能够模糊地看到众人大致的轮廓。


    当他的目光移到白帝身上时,整个人为之一愣,这人不就是玩弄自己的老头儿?他是什么身份,居然有资格坐在这里?


    种种迹象表明,马方玉料定这老头儿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只怕当初初见之时,他是有意在考验自己。


    在马方玉死死盯着他时,白帝也正意犹未尽地看着他,似乎知道对方在看自己一般。


    对上白帝诡异的目光,马方玉内心都有些不安稳,谁知道他会不会再玩出什么别的花样。


    好在马方玉多虑了,今日的白帝倒显得正经许多,并没有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或者做出什么惊人的事儿。


    眼见高堂的问题解决,媒婆适时喊道:“二拜高堂。”


    无奈之下,马方玉只好和白羽蝶向着高堂上的两人行了拜礼。只是在马方玉的内心里,让他向这么一个整过自己的人叩拜,那一定是不服的。


    “夫妻对拜!”


    当这几个字在马方玉的耳朵里响起,他变得有些犹豫,如同定格了一般愣在原地。因为这一拜,也就预示着这场婚礼的完毕,预示着自己与她就是夫妻,所以他不得不慎重。


    白羽蝶转过身时,明显感觉到马方玉根本没有转身的迹象,便用自己的手指挠了一下对方的手心。


    马方玉感应到了白羽蝶的小动作,自然也明白她的意图,现在走到这一步,还有后退的可能吗?


    一旦退后一步,受到最大伤害的无疑就是白羽蝶,想到那个曾为自己义无反顾的白羽蝶,马方玉变得不忍。


    于是,他缓缓转过身,与白羽蝶相对,然后弯下了重重的腰,这一弯腰,如同有千斤重担,使他的动作显得迟滞。


    白羽蝶终于如愿以偿地与对方行了对拜礼,心里终于放心下来,虽然她明明知道,马方玉的所为并非出自真心,她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个骗局。不过,她坚信,她一定会让他改变心意。
您正在阅读《六界战云》的章节:第二百七十四章 婚礼
手机阅读地址:https://wap.43xs.com/read/312/312915/74313050.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43xs.com 风雨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43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