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洞房夜(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难道真如他所说,自己口口声声的爱仅是向命运低头的表现?


    如果这是真的,为何自己会对他产生强烈的感觉?这种感觉不会有假,白羽蝶逐渐变得坚定。无论因为什么而爱上对方,一旦爱上了,原因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爱本身。


    想到这些,白羽蝶的目光重新回到马方玉身上,眼神变得温柔,道:“马师兄,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爱上你,可是这份爱却是真真切切的,所以你不用怀疑我。”


    说这话时,白羽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感觉。


    她怎么会说出这样深情的话?马方玉有些难以置信,这不像以前的她。看着她眼神逐渐变得迷离,马方玉已然想到,一定是酒精在起作用了。看来,不能再让她继续喝酒了。


    马方玉心中打定主意,便趁着她防备松懈的时候,继续打听下去。


    “据我所知,妖族基本上都居于原始森林,只有少数零散的妖族散居于人界,而你们为何会大规模地来到这里?”马方玉不禁问道。


    突然转移话题,白羽蝶摇了摇自己有些恍惚的脑袋,才回道:“这也得从五百年前说起,在五百年前,妖界的妖王就是我的娘,是我们狐族掌管着整个妖界。只是娘爱上了一个人类,才会为了他闯入修真界的一个大门派,最终被他们设计生擒,当时就诞下了我,在其他妖族的护送之下,才使得我得以逃出生天。从那以后,妖界无主,动荡了几年,新妖王上任。新妖王怎么可能放过对他造成威胁的狐族,便对我们斩尽杀绝,幸好妖界也存在着一批忠于我们的死士,他们拼死让我们逃离妖界,一路逃窜才来到了这里。”


    听完,马方玉觉得这个真实的故事是那么的熟悉,似乎曾几何时,自己也知道一个类似的故事。


    原来就是在碧落渊底下,林化雨遗留下来的遗书,将此事记录得清清楚楚,如今与白羽蝶所说不谋而合,马方玉感到无比的震惊。


    “你所说的大门派可否就是九霄派?”马方玉有些情急的问道,想要核实自己心中所想。


    白羽蝶也很诧异,自己未曾告诉过对方是九霄派,他何以知晓?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白羽蝶点了一下头,“没错,其实我进入九霄派是别有目的,就是为了打探我父母的消息。”


    当心中所想得到了证实,马方玉倒显得平静了许多,种种迹象表面,九霄派五百年前的无耻所为倒真有其事。那么,自己眼中的人不就是林化雨托付自己寻找的女儿吗?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自己原本以为她在天涯海角,不曾想她竟在自己的身边,也许这就是缘分吧。缘分还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可以让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变得可能。


    稍后,马方玉从青龙玉佩中取出林化雨给他的遗书,递给白羽蝶,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封信应该就是你爹所留,只可惜他已经化作了一堆白骨。”


    白羽蝶闻言,已经来不及诧异,眼神中尽是哀伤,虽然她早有过心里准备,当真正听到父亲已死的消息时


    ,她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她将遗书接了过来,上面是一排排的血字,字里行间都在控告着九霄派的罪行。


    白羽蝶一边看着,泪水已经不自主地从两颊滑落,使得她原本就美艳的脸蛋多了几分伤感和凄美。


    马方玉在一旁想安慰她,但欲言又止,遇到这种事情,就让她尽情释放自己内心的感情吧。也许只有这样,她反而更加好受。


    待看完之后,白羽蝶将这遗书握得紧紧的,马方玉从她的眼神中不仅看到了伤心,还有一种愤怒和仇恨。


    愤怒和仇恨可以改变一个人,马方玉不想让她改变,一只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柔声道:“这都是上辈的恩怨了,于九霄派而言,更是上上辈。试问天下孰能无过,至少祸不及三代,罪不及妻儿,我希望你能够放下。”


    白羽蝶止住泪水,小心地将遗书收好,揉了揉双眼,随后再饮一杯酒,强装笑脸。


    马方玉没有阻止她喝酒,因为换作自己,也许还会喝得更多。联想到自己身上的血海深仇,不也无法放下复仇的执念吗?所以马方玉自嘲的一笑,自己有什么资格去劝她?马方玉摇了摇头,也是干下一杯酒。


    白羽蝶淡淡地说道:“其实我早就猜到了,谢谢你,马师兄,给我带来了这么重要的消息。”


    马方玉也从伤感中走了出来,面对白羽蝶露出一张温馨的笑脸,然后将一枚戒指递到白羽蝶面前。


    当这戒指出现时,顿时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果然是她家族中的东西,马方玉也终于明白了林化雨的那句话,只要能够找到这枚戒指,就能找到他的女儿。


    白羽蝶目光有些出奇,她隐隐觉得这枚戒指有些特别,脑海中开始仔细回想。


    “这枚戒指也是你爹让我寻得,说是你们的家传之物,无论如何都要交到你的手里,如今终于可以物归原主了。”马方玉正声道。


    白羽蝶接过这戒指,脑海中终于想到了一样东西,不禁惊异出声,“妖王之戒?!”


    妖王之戒?这是什么东西?马方玉隐隐觉得它必不平凡,至少从它的名字看来就足以吓人。


    白羽蝶的脸上逐渐被喜色取代,眼睛里发亮,竟忍不住双手挽住马方玉的胳膊,感叹道:“这一定就是妖王之戒,妖王身份的象征,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天命之人,所以才会带回来这么有价值的东西。”


    马方玉完全闪躲不及,现在既然被她挽住,自己也不好扫了她的兴,只好顺着她。从她的反应来看,这东西确实对她很重要。


    “能够把它交到你手上,我也算是不负所托了。”马方玉道。


    兴奋之余,白羽蝶又很快放开手,将妖王之戒拿到眼前仔细打量,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随后看向马方玉有些激动地说道:“马师兄,你知道吗?几乎整个妖界都在寻找这个东西,现在的妖王没有这个,他就称不上真正的妖王,而我们狐族得到它,将来就有机会重回妖界,夺回妖王之位。”


    听了


    这些,马方玉才知道这小小的戒指居然有这么大的作用。上次在死亡沼泽,妖族的人要找自己,难道就是为了这枚戒指吗?


    马方玉想来又不是,这枚戒指的事情极为隐秘,妖族定然不会知道。


    无论如何,现在终于将这妖王之戒物归原主,其他的都不用想了。


    白羽蝶见马方玉陷入沉思,却偷偷地迅速将妖王之戒戴进了马方玉的右手无名指上,随后露出狡黠的笑容。


    马方玉知道了白羽蝶的小动作,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心中不明所以,这丫头不会是喝大了,戴错了吧?


    不过,当马方玉看到白羽蝶脸上的诡笑时,他才确定她一定是故意为之,便举起自己的右手,放在她的眼前,问道:“你这什么意思?”


    白羽蝶笑嘻嘻地说道:“这戒指原本属于我娘的,知道为什么落在我爹手里吗?”


    马方玉想了想,这总不能是偷的吧,一定是她娘送的。


    马方玉还没来得及回答,白羽蝶已经抢先说道:“这是我娘送给我爹的,把这个送给他,也就意味着要把妖王之位传给他。”


    如此看来,她的娘对她爹还真是用情至深。不过,她现在把这妖王之戒戴到自己手上,难道意思也就跟她娘一般?


    马方玉想到这里,赶紧用另一只手想把妖王之戒取下来,这种贵重的东西,自己可受不起。


    然而,无论马方玉使出多大的劲,这妖王之戒始终戴在自己的手指上,怎么都取不下来。


    这怎么回事?难道自己非要把手宰了才能取得下来吗?


    白羽蝶在一旁笑道:“没用的,这妖王之戒是你找到的,这足以证明你就是它的主人,也就是下一任的妖王,所以你一旦戴上,就再也取不下来。”


    闻言,马方玉的面色沉了下来。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与妖族有任何联系,更没有想过要做妖界之王,何以命运就是要跟自己开玩笑,自己最不想做的事儿偏偏会找上自己。


    其实,自从踏入修真界,马方玉最大的愿望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出屠戮无妄村的真正元凶,并报仇雪恨。


    然而,人在修真界,身就不由己了,很多事情接踵而至,自己想躲都躲不了。


    在那个小岛上,自己莫名其妙地成为了九霄派开派祖师蓝萧默的弟子,并肩负起了引导九霄派进入正轨的任务。


    在龙族,自己阴差阳错地成为龙族中人,并肩负起了将龙族迁入天宫的任务,而且还要化解龙凤两族十余万年的恩怨。


    在这里,自己又被告知是命中注定的下任妖王,成为妖王哪有这么简单,一定是要率领着妖族和现任妖王展开生死决斗,甚至是世纪大战。


    ……


    以上的种种,无论哪一样都是困难重重,似乎这一切都离自己最初设想的生活越来越远,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推着自己使劲向前,或是有一张无形的大网,将自己网入其中,躲不开,逃不掉。
您正在阅读《六界战云》的章节:第二百七十七章 洞房夜(二)
手机阅读地址:https://wap.43xs.com/read/312/312915/74469097.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43xs.com 风雨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43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