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娘前女友(16)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暗牢开了一线天光。


    窝在角落里的奚娇娇扑到铁栏,
    
    眼睛充满渴望,“谁?谁来了?是不是要放我出去了?”


    阶下之囚的滋味可不好受,她被关押在这暗无天日的密室里,四处充斥着腐朽与恶臭的气味,她甚至看到了旁边牢房躺着一堆白骨!


    在奚娇娇还是阑门的弟子时,
    
    见到的是门派最光明的一面,
    
    各家师傅们博古通今,一派光风霁月,即便是被训斥了,容貌俊美的师兄们也会为她求情,为了哄她,不惜下河捉虾上树掏鸟,奚娇娇过得比家里还恣意快活。


    要不是有她的仇人巫马琳琅在,奚娇娇发自内心喜欢阑门这个地方和里面的人。


    直到她被关到地牢里,
    
    第一次尝试到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滋味。


    就算是那次被抄家,她也只是被囚禁在府里,
    
    睡得还是高床软枕,哪里受过这般的糟蹋!


    阑门仿佛是披着羔羊皮的狼,当他们发现奚娇娇是混入他们其中的异类时,
    
    在黑暗中慢慢张开了充满涎水的血盆大口。


    奚娇娇害怕极了,什么复仇被她抛之脑后,心里打定主意,
    
    只要来人,
    
    她就认错求饶,
    
    尊严哪有小命来的重要!


    “很不巧,是阎罗爷来了。”


    一道微含笑意的声音自上方传来。


    “小七,多日不见,你在这里可还睡得安好?”


    奚娇娇欲要求饶的话噎在喉咙里。


    来的是三师兄公良瞻。


    这是奚娇娇完全想不到的不速之客。


    三师兄公良瞻在一众师兄弟中存在感很低,仅次于四师兄雷青岭。三师兄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庞,既没有大师兄的清冷出尘,又没有二师兄的光耀夺目,却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他的眼睛是极为标致的月牙形状,唇角微微一弯,配上秀美颀长的身段,活脱脱一个文雅孱弱的清隽书生,还是那种在寺庙里最容易被狐狸精盯上吸收精气的病弱书生。


    奚娇娇初来乍到之际,三师兄绝对是她心目中的头等白月光,世家大族的隽雅仪表,举手投足透着令人着迷的卓绝风姿。


    那个时候,她跟师兄们还没混熟,对平易近人的三师兄观感最佳,不同大师兄元怀贞,像个无欲无求的撞钟老和尚,天天雷打不动,不是做功课,就是钻进树丛捉虫子。


    二师兄秦棠天生风流桃花眼,瞧着是个轻浮浪荡的花花肠子。四师兄身材最魁梧厚实,沉着一张脸,活像谁欠了他数万银子,奚娇娇更不会自讨没趣,凑上去挨骂。


    至于斗鸡遛狗的五师兄跟六师兄,是一对见面就吵的小冤家,他俩与其说是男人,更不如说是还没长大的顽童,一架打完了,还要到长辈面前哭哭啼啼告状,没一点儿男儿担当。


    后来她渐渐放开,跟师兄们打成一片,一二四五六都宠着她,三师兄这个白月光淹没众人之中,自然也被奚娇娇给遗忘了。更何况,相处之后她才发现,三师兄表面装得比大师兄还要正儿八经,实际上蔫坏得很,爱损人与挖坑,专门逮住五师兄这头肥羊薅毛。


    三师兄给奚娇娇的惊艳感逐日消散,只剩下对待哥哥般的普通感觉了,完全不像是面对二师兄的脸红心跳。


    如今她沦为阶下囚徒,眼看着三师兄蝉衫麟带,腰佩玉玦,从暗处从容不迫款款走来,奚娇娇仿佛又想到她初次上山的那日。


    那日正值上元节,阑门沾了节日的热闹气息,四处披挂花灯与彩绸。月光清澈如水,少年着了月牙白长衫,外披雪貂大氅,腰缀红穗,扶风而立,手里提着一只佛塔灯,低头一笑,温柔得近乎慈悲。


    “三师兄……”奚娇娇双手捏紧铁杆,冰冷的触感寒入了肌体,而她的心里是火热的,“三师兄是来救我了吗?”


    她下意识略过了那句“阎罗爷”。


    三师兄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小七,凡事求人,要有求人的样子。”


    三师兄弯了弯他月牙似的眼睛,令奚娇娇瞬间想到了五师兄骂三师兄的话,说他是一只修炼成精千年老狐狸。


    “你呢,是第一个给了师兄惊喜的人,我自诩神机妙算,却没想到,有朝一日,被你一个小女孩儿玩弄于鼓掌,可把我公良家的脸摔个干净了。”


    他指尖翻出云袖,点了点额角,笑眯眯道,“小七,你让师兄很是下不了台啊。”


    奚娇娇莫名心慌,有些怵他。


    她怯怯地问,“那……那小七该怎样做,才能让师兄消消气?”


    公良瞻从腰间玉带取出一块折叠的白帕子,捏着丝绸边角,露出里边的殷红色泽。那是一枚红色丹丸,精致小巧,色泽嫣然,似女子的唇上胭脂。


    “喏,吃了它。”


    奚娇娇略有畏惧,“这……这是什么?”


    三师兄意味不明地道,“颠鸾倒凤丸。”


    这一下子,奚娇娇冻得发青的脸涌上了红潮,她又羞又气,双眸也变得水汪汪的,色厉内荏地吼人,“你休想,我死都不吃!”话罢,她自以为动作隐蔽,偷偷窥了三师兄一眼。三师兄看上去弱不禁风,却是穿衣显瘦脱衣有料,她站在岸边单单看着都害臊不已。


    “那师兄就祝你,一路顺遂,走得安详。若到了头七,觉得孤单,回来看看,好歹同门一场,师兄定给你烧一些冥币,让地下的小鬼不敢欺负你。”


    三师兄冲她一笑,施施然叠起帕子。


    “等……等等!”奚娇娇吓得魂飞魄散,见人回头,她使劲咬唇,一副不甘心的样子,“我吃了,你能放我走吗?我要一辆马车,还要有一个武功高强的车夫能保护我,对,银子,还有傍身的银子。不行,银子太沉,你要给我换成银票,千两面额的。”


    不管多落魄,奚娇娇依然记着自己是个高贵的闺阁千金,吃穿用度不可随意敷衍。


    三师兄似笑非笑,“小七,师兄希望你有点儿自知之明,就这些条件,都够我去姑射国买十个八个绝色花魁回来了,你觉得自己值这个价吗?”


    西境姑射盛产美人,或是出水芙蓉,或是耀如春华,名动天下的姑射公主便是人尽皆知的绝世美人。这一点,从大师兄飘逸出尘的美貌也看得出来,他是姑射世家元家的长公子。


    奚娇娇脸皮涨得通红。


    “罢了,看在你我相识一场,师兄允你就是了。”三师兄轻描淡写地答应下来。


    奚娇娇被他恶劣的举动气得呕血,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困在暗牢里,两天进食一次,饭菜又馊又冷,娇惯的肠胃完全受不住,还吐了好几回,腥臭味熏得她自己快要晕倒。


    她实在是受够了这里,再待下去她会疯的!


    她小心翼翼接过丹丸,看了三师兄一眼,深深吸气,吞了下去。


    “那你……那你开门进来吧。”奚娇娇垂下脑袋,耳尖微微发红。


    岂料三师兄嗖的一声,后退数步。


    奚娇娇傻眼了,这又是什么情况?


    “这血丸可不得了,发作极快,一炷香之内,你腹中先是绞痛,宛若刀割,随后头痛欲裂,只想撞墙。”三师兄啧了一声,“那买药的瘸子信誓旦旦同我保证,此丸最适宜对付仇家,让他肠穿肚烂,七窍流血而亡。”


    “什么?!七窍流血?你有病啊!”奚娇娇惨叫,双手并用,死命抠着自己的喉咙。


    “没用的,它入口即化,就是为了让仇家没有反应的时间。”三师兄略带怜悯地说。


    “你——你混蛋!我跟你拼了!”奚娇娇哭得厉害,双手拼命撞击着铁条,然而作为一个身娇体弱易推倒的女主,刚撞一下,手指弯折了,吓得她愣在当场,好久带着哭腔,挤出一声,“我跟你又没有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你轻薄我,这就是天大的仇。”三师兄一本正经板起面孔,“你侮辱了我的身子。”


    奚娇娇哭得更凄惨了,“你是男子,被我看几眼摸几下怎么了?都是你占便宜好吗?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做甚么如此小气?”


    三师兄顿时嫌恶得说不出话来。


    他就没见过这样理直气壮摸男人的。


    “师兄,三师兄,你,你给解药我吧,从此以后,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奚娇娇呜呜地哭,“我为你做牛做马,为奴为婢,行不行?我才十五岁,我不想死啊,三师兄,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吧。”


    三师兄只是冷眼看着,不发一言。


    空气僵滞在这一刻。


    奚娇娇被他不带感情的目光盯得骨子发毛,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掌恶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干涩得难以发声。


    “小七,你别怕,师兄是一个最最老实不过的人了。”


    三师兄又笑了,漆黑眼眸弯成月牙儿,“不过,师兄劝你,做人呢,还是多读点书好。不然一听到颠鸾倒凤,就想入非非,自作多情。这血丸是三师兄专门寻给你的,你不是恨自己是个女儿身不能光明正大地拜师,不能跟师兄弟勾肩搭背一起洗澡吗?师兄成全你好不好?”


    “不出一个月,你腋下会长出体毛,再过三个月,你的腿毛也会变得旺盛,然后声音变粗,长出胡子。”三师兄温柔可亲道,“相信一年之后,你的外表会很粗犷,很有男人味儿,就算是混入男人堆里,也是没人认得出来的。”


    奚娇娇肢体僵硬,“三师兄,你、你开玩笑吧。”


    三师兄微笑不语,他掸了掸衣摆的暗尘,走了。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刚出了暗牢,三师兄撞上了急匆匆的人。


    “三师兄,你跑哪里去了?我都找你半天了。”老五李千机抱怨道,“沛儿弟弟那个小祖宗,又开始不吃饭了,我们怎么劝都劝不听,你过去看一眼吧。”


    “我过去看有什么用?小少主这是心病。”三师兄单手抱臂,托起腮,笑眯眯地说,“不然,让大师兄给他来一碗蜈蚣拌饭吧,以毒攻毒,最是合适。”


    五师兄一言难尽看着他,听听,这是什么馊主意。


    以毒攻毒,小祖宗还不闹翻天啊。


    “那我也没办法了。”三师兄耸肩,摊开手掌,“我既非他爹,又非他娘,不是手足,更不是同门,我管不了,也惯不起。”他们的小少主还做着美梦呢,以为自己哭上一哭,病上一场,便能哄得他娘跟舅舅回心转意。


    李千机敏锐察觉,他家的三师兄有一点点的不高兴,纳闷地问,“谁惹你生气了?”阑门上下,还有人敢惹这只狐狸生气的?就不怕他把人算计到死!


    “我生我自己的气,不行?”


    三师兄抖了抖衣袖,幽幽地飘走了。


    原地的李千机搓了搓满臂的鸡皮疙瘩,嘟囔一句,老狐狸。


    寒风刺骨,衣袂翩飞,三师兄站在云鹤山的山顶,俯瞰着云雾缭绕下的屋檐瓦舍,袅袅炊烟。


    “长公主,山高水阔,恕瞻身在此间,不能相送。”


    还祝长公主雍容华贵,万寿无疆。


    三师兄对山岚缓缓作揖,久久不起。


    心上人在殿前春前海棠前。


    唯独,不在眼前。


    。
您正在阅读《前女友黑化日常》的章节:师娘前女友(16)
手机阅读地址:https://wap.43xs.com/read/313/313748/74311198.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43xs.com 风雨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43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