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净身法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不敢回家。


    我总觉得在夜里,那空空荡荡的小院墙上,总有无数只眼睛在默默地窥视着我的一切。


    可是,如果不回家,待在外面,会不会死得更快?


    我硬着头皮回了自己家,想着屋后被豁开的那个大缺口,我就后怕。


    如今这座小院子,一点也给不了我安全感。


    旁边有着个满是死人的院子,与我一墙之隔,屋后没了有着微弱保护力的石墙遮挡。


    我感觉自己现在就是被妖怪鬼魂包围着的中心,清醒明白,孤立无援。


    我手里握紧了那块玉佩,鼓起勇气打开了地下密室的门,做完这一切以后,我咬着嘴唇下到那片没有点灯的未知黑暗当中去。


    就在我伸手快要合上密室口的那块石板时,我分明清楚的看到,在月光之下,我房间破败的木门外,正贴着一张惨白的鬼脸!


    那张鬼脸半眯着一双细长的眼睛,嘴唇猩红,此时正静静地站在我房间外面往里看。


    在密室石块合上的那一瞬间,我分明觉得就是和她对视了,她突然冲我咧嘴一笑,旋即一条沾满血液的长舌头电光火石般的朝我袭来。


    那一瞬间,我好像心跳都停了。


    索性在最后关头,石块合上了,我赶紧用手牢牢将它抵着,未几,地面上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而且还像是故意在我的石板停留了一般。


    我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倘若说那女鬼一开始就默默地在门口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那她肯定也就看见我伸手按下密道机关的地方了。


    万一,她按下那个机关,石室上方的石板还是一样会被打开,冷汗已经将我浑身的衣衫都湿透了。


    我现在全力抵住石板的双手酸得要命,身体早就已经发抖到我自己都忘记了的地步,我现在脑子好重,好想睡过去。


    但我其实比谁都明白,在现在这片未知的黑暗中,如果我睡了过去,也许就永远也不会醒过来!


    但是最终那只女鬼没有按下开关,我不知道她是否是有心想要留我一命,还是根本没有看见密道开关被隐藏在了何处。


    我不敢离开半分,就这样警惕地守在石室口一晚上。


    浑身的汗水干了,在这大夏天开始发出阵阵的馊臭味,好歹命是保住了,我小心翼翼,一步三回头地从密道下到地下的石室内。


    里面有机关,甫我一落地,墙上的烛火就会自己被点亮,这是我生平最为得意的机关术之一。


    与其说上面的那个破败的小屋子是我家,倒不如说我真正的家是在这密室里面。


    我并不清楚那只女鬼是否还在外面守株待兔,当务之急,就是要阻住阿春妹妹参加的那个名为‘净身法会’的仪式。


    我都想好了,出了石室就要先救出妹妹,然后再带上老太太,我们三个一起从这石室内的密道离开,去到另一座城,另一座没有古怪邪门事情发生的城,然后好好生活。


    只要一想到这里,我那颗恐惧万分的心,就会变得温暖又期切。


    方才恐惧害怕的心情平复下来以后,我睡了一觉,为的就是能有好的体力和精神,第二日去‘净身法会’开开眼界!


    我是从石室内的另一个通道出去的,当时正好,满大街敲锣打鼓,一路好几个穿着白袍举着幡的法师模样的人。


    后面跟着浩浩荡荡地一群少女,我一眼就认出了阿春妹妹。


    她和其他的女子一样,手中捧着一盏莲花灯双眼之中满是虔诚,正跟从我面前的慢慢走过去。


    饶是前后左右都有着守住的法师,我不敢轻举妄动,只好佯装路人在后面默默的跟着。


    街道路旁的百姓有的神色淡漠,有的肃穆严厉。


    法师走过的街道以后,皇城的大街上开始传来了小贩的阵阵吆喝,我当时心中还暗暗惊讶的一番。


    难不成那法师的锣鼓真有仙法,就是在街上走过一遭,也能将那些看起来沉默恐怖的街市恢复如常?


    但我没有放弃跟随去到‘净身法会’的脚步。


    法会举办在城郊的一处大庙中,说来也奇怪,我在皇城生活了快二十年,居然都不曾知道,皇城周边何时多了这么大的一坐寺庙。


    少女们被请了进去,进去前,我看见她们把自己手中的莲灯都放在一块好似棺材模样的黑方箱子上。


    阿春也跟着进去了,我手里握着那块两次救我于水火的玉佩,转身攀爬上了大庙旁边的树上。


    那棵树很好,茂密的枝叶将将能把我好好的隐藏起来,但这样也根本不能看清大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一咬牙,心一横,干脆攀着树枝小心翼翼地踏上了大庙的红瓦宝顶。


    在哪里,我只要移开一点点的缝隙,就能很清楚的将里面发生的事情看个一清二楚。


    那群白色衣袍做法师模样的人,甫一踏进庙门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群半穿着僧袍,半露着臂膀的和尚。


    但我一眼就能看出他们不是和尚,这点我大概能晓得,没有哪家的寺庙里面会收有刀疤或者是纹身的和尚吧。


    少女人被安排跪在大殿正中央,面对着一尊长着蛇精模样的金身塑像。


    人群中渐渐有了些骚动,应该是个领头的大和尚见势不妙,里面站出来解释“各位不用害怕,我们大殿中央供奉的菩萨是女娲娘娘,乃万灵之母,今日所行法事,都要在娘娘的见证下进行。”


    我心想那和尚真能吹,女娲娘娘我肯定是不曾见过的,但我在书中所看到的是——女娲娘娘慈眉善目,虽是半人半蛇,但那种母性的柔情却是世间所唯一。


    而大殿中央那位,并没有让我有种婴儿置身于母体的怀抱一般的感觉,相反,我只是觉得那尊佛像丑陋而已。


    领头的大和尚开始敲着木鱼在前面喃喃地念着听不懂的经文,少女们闭目作虔诚入定状。


    任由着那大和尚将手中的一白瓷瓶用着柳条沾水,大手一挥洋洋洒洒地甩到众少女身上。


    甩完了,继而双手合十,转身面向那尊金身的‘女娲娘娘’像,虔诚鞠躬道“大威德金刚夫人!”


    什么?他刚才说的佛像,难道不是女娲娘娘吗?


    。
您正在阅读《成为无常那些年》的章节:第七十八章 净身法会
手机阅读地址:https://wap.43xs.com/read/324/324453/80162293.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43xs.com 风雨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43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