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风举云摇(25)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回宣室殿的路上,霍光坚持让安世骖乘。安世不敢违拗,病已一看是安世,就放松下来道:“张将军,有劳了。”


    安世笑道:“陛下哪里话,当臣子的哪有敢言苦的。还请陛下不要计较以前老臣的不周。上次还拍了您的龙肩。”


    病已听了,觉得非常体己,道:“以前多亏你关照了,我感激还来不及。”


    安世笑道:“陛下以后可要自称“朕”了,您继承的可是泱泱大汉的天下,从今以后,您就是帝王,而不再是‘我’。”


    病已道:“你说的对,不过,按老百姓的叫法,我应该喊你祖父呢,哪有孩子在长辈面前无礼的。”


    安世大为感动:“陛下,您千万别折煞老臣,君臣之礼不可僭越,不过您这份心实在是令老臣感动。”


    病已道:“这也不是僭越,只是这满朝之人,我举目都不识,你是我张爷爷的兄弟,我自然亲近了。”


    安世道:“说到兄长,这几日实在太忙了,今晚我一定要去看看,告诉他这个消息。”


    病已道:“我什么时候能出去?我想把爷爷和平君都接过来呢。”


    安世低声道:“我兄长他们先不要接过来,我自会安排好,小皇子他们倒要尽快接进宫来。您现在要做的是亲近、重赏有功之臣,千万不能让他们寒了心。老臣不是在为自己请求,老臣什么也不要,您本身就聪慧过人,一定能懂老臣的意思。”


    病已自然明白他的意思,道:“放心,谁的都不会少。”


    两人就这样交谈了几句,转眼就到了宣室殿。病已又坐上大位,这一刻,他终于觉得脚下踏实了许多,目光所及之处,众人皆俯首帖耳,世间种种事务,皆能遥闻悉知,天下无数苍生,俱由他掌握命运,这,就是天子。


    而这一刻,病已最迫不及待的,是想把平君和奭儿接来,看看这人间最隆盛繁华之所在,并让平君成为皇后,再告诉岳父母、外曾祖母、张爷爷、彭祖他们,让他们共享这荣华富贵。


    大汉,我来了!


    一时之间,天下尽知,孝武皇帝的曾孙刘病已入主未央宫,长安城中许多人奔走相告,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欢欣雀跃,他们当中很多人都记得刘据的仁慈宽厚、温和谨慎。湖县的归来望思台也被打扫的干干净净,香烛袅袅之下有人烧了许多纸钱。


    刘贺已不怎么能行动,便叫彭祖安排车子送广汉到平君处候着天子旨意。广汉跪哭道:“你这个样子,我怎么忍心离开。”


    刘贺道:“许公,你现在可是当今天子岳父,怎可向我下跪,快去吧,你放心,我太了解病已了,他不会不管我的。”


    老伙计们纷纷过来道贺,有人道:“许公,我早就说你找了个乘龙快婿,如今看,那不是乘龙,而就是真龙,你真是洪福齐天。”


    广汉痴痴的笑着,并不答话,多年来,他对官场已经看得透透的,对霍光更是有所了解,他不仅没有多少高兴,反而觉得忧心忡忡,病已心善,能应付得了霍光和那一帮老家伙吗?


    平君母亲闻讯,家里门也没来得及锁就赶到平君这。过了两日也不见有人来接,便唉声叹气道:“本来是棵草,后来变成宝,可是现在呢,根本不要你们娘俩了!”


    广汉吼道:“外面这么多人,休得胡说八道,病已绝对不是这种人,再胡说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


    平君母撒泼道:“什么人什么人,就你了解了,人家现在是皇上,我们不过就是穷老百姓,你还是个没用的阉货,谁敢认你做外舅。”


    眼看二人就要打起来,外面突然传来阵阵锣鼓声,又有军士列队之声。平君喜极而泣,抱着奭儿道:“肯定是爹爹来接你了。”这两日的阴霾和忧虑一扫而光。


    小木门吱吱呀呀的开了,果然是病已回来了,只见他穿着去时的衣服,叫众人在外面等着,关了门独自进来了。平君见了,不知该怎么是好,抱着孩子哭道:“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们娘俩了。”广汉忙拉着许母就要跪下。


    病已一把抓住他们道:“哪有父母给儿子下跪的。”说罢,跪下道:“应该是孩儿感谢二老这么些年来对我和君儿的照顾。”


    广汉道:“好孩子,快快起来进屋说话吧,你现在可是皇上,莫叫人笑话了去。”


    几人有说有笑进了屋,平君道:“我觉得我要死了,我打过皇帝,骂过皇帝,还叫皇帝做饭、洗尿布、织布,这是不是要杀头的。”


    病已附在平君耳边坏笑道:“念在你给我暖被窝的份上,免你死罪,罚伺候我一辈子。”


    平君臊的直跺脚:“爹娘在呢。”


    病已接过奭儿亲道:“太子殿下,请你进宫咯。”


    平君道:“怎么就是太子了,到时候你三宫六院,我们娘俩还不知道到哪个冷宫里去呢。”


    病已笑道:“你想住冷宫还没你的份呢。我要把椒房殿给你住,让你成为咱大汉的皇后。”


    平君道:“别,我可当不了皇后,我不知书达理,也不够温柔,更不会唱歌跳舞,连宫里的婢女也不如,我可不敢。”


    病已装腔作势道:“你敢抗旨。”


    广汉也笑了:“你们呀,不要整天斗嘴,快办正事吧,病已,要不我们老两口就留在这里,叫平君和奭儿跟你进宫吧,还有,掖庭令那里你要尽快去下,他这几天也不能吃不能喝,就念叨你了,怕是时日不多了。”


    病已道:“我现在就去,您二老都收拾收拾跟我去,我现在对宫里人也不熟悉,别人照顾奭儿我也不放心。”


    许母眉开眼笑:“还有什么好收拾的,宫里还缺咱家这几个柴火棒子嘛。”病已听了微微一笑。


    弘恭留下来安排许家四口,病已又带人匆匆来到掖庭。弘恭由病已钦点跟着自己,一下子从地上到了天上。


    掖庭上下欢腾雀跃,这是多少年来天子第一次踏入这里,且这个天子就是从这掖庭走出去的后生。病已见众人齐刷刷的贵在门口,都是老熟人,忙躬身上前一个个扶起来道:“都起来,快起来,小辈担当不起。”


    大家纷纷站起来,刚刚的陌生感一下都没了,几个老者上来围住病已,拉住他的手深情地说道:“病已,让我们再好好看看你,以后呀,这种地方就不是你能来的了,我们估计再也看不着你了。”说罢,都呜咽起来。


    病已哭道:“这是哪里话,我永远是掖庭的孩子,掖庭就是我的家,你们都是我的家人。我现在对宫中事务还不熟悉,接下来,各位都有赏赐,年老体弱的,就拿了钱回家含饴弄孙,不要吃这份苦了。”


    众人千恩万谢道:“张令病了,我们哪里忍心走,快去看看吧,张令侯你多时了。”


    病已轻轻推开那熟悉的门,见彭祖和静姝正守在张贺塌前,两人满目凄然,十分悲伤。病已便轻轻叫了句:“彭祖。”


    彭祖和静姝扭头一看,是病已来了,忙起来就要下跪,病已生气道:“你们怎么也这样。”


    张贺并未睡着,听到有动静,便要支撑着站起来便道:“彭祖,是病已来了吗?”原来,张贺的眼睛这已经看不见了。


    病已忙拉住他的手跪下哭道:“爷爷,孙儿来看您了,孙儿当了皇帝了,这就给您请天下最好的医者。”


    张贺摩挲着病已的头努力笑道:“爷爷知道你不会忘了我们的,快扶我起来。”


    张贺在病已和彭祖的搀扶下努力坐起来,朝东跪下,哭道:“太子啊,太子,您看到了吗,您的孙子补偿了您的遗憾,您的冤屈即将昭雪!”由于太过伤心,张贺又昏睡过去。


    二人忙把他扶到榻上,病已大喊道:“来人,快,请最好的御!者”


    张贺又清醒了,有一口没一口的说道:“不必了,我早该去了,就是要等你回来看一眼。不过还有几件十分要紧的事要跟你交代,叫他们都下去吧,彭祖留下。”


    待所有人都走了,病已抓着张贺的手哭道:“爷爷,您说吧。”


    张贺闭着眼睛道:“我就剩三件事了。第一大事,朝中之事一切听霍光安排,只要他在世,万不可与他作对,否则,你就是刘贺第二,切记,切记。二,安世、丙吉、魏相都是可靠之人,记住了,都可用的。还有,静……静姝怪可怜的,彭祖也没什么本事,都拜托给你了。”


    病已哭道:“孙都记在心中了!”


    张贺又唤彭祖道:“宫中……险恶,你要像小时候一样,保护,保护好病已,哪怕自己死了,也要保护好病已……”张贺的气接不上来,猛地往外呼了几口气就不行了,手渐渐垂下来,已然归天。
您正在阅读《石心计之宣帝情缘》的章节:第六十三章 风举云摇(25)
手机阅读地址:https://wap.43xs.com/read/326/326932/80162211.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43xs.com 风雨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43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