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缘心剑 第四百零九章 双双现身(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笑声是哪里来的?谁在说话?”知道这笑声不是从欧阳轩口中传出的,可这里空荡荡的,也没有个人啊?


    一瞬间,欧阳轩顿时感到后背一阵发凉,当即拍了拍啸月天狼的肩膀急道:“别念了,快醒醒,快醒醒……”


    啸月天狼微微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欧阳轩,以为这还是在幻境里面,根本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念着,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欧阳轩见状暗骂一声,还真气一头倔狼,当即一拳砸向啸月天狼的胸口。


    “蠢狼,别念了,我们已经出来了。”欧阳轩气极,不由骂了一声。


    啸月天狼吃痛,闷哼了一声怒骂道:“干嘛打我?”


    “我们已经出来了,我不打你,你能醒过来吗?”欧阳轩白了他一眼,继续观察宫殿。


    啸月天狼一愣,果然发现周围的环境变了,当即问道:“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一种强大的威压在向我逼近?”


    “什么?你说有威压在想你逼近?”欧阳轩一听连忙问道,因为他没有感觉到。


    “是的,这种威压好像来自于灵魂深处,与血脉相连,不过这股威压太强大了,我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啸月天狼一边说着,身子便倒了下去,欧阳轩大惊道:“那你先躲在我身后,不要动,现在由我来保护你。”


    一边说着,欧阳轩将啸月天狼扶起,让他跟在自己后面走,这样有了自己的气息保护,想必那种威压的威力会小一些。


    虽然目前还没有搞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但通过不断的观察,他已然可以断定,这座宫殿的建造时间已然无法考量,但其到底事那个时代留下的,欧阳轩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通过大殿内石柱上所刻画的图案,欧阳轩可以断定,这座宫殿绝不是人族所有,而是妖族所溅。


    这也是为什么啸月天狼能够感到那种强大的威压,而他没有受到任何作用的原因。


    渐渐地,他们来到了大殿上方,只见哪里有着一把椅子,看上去庄严无比,威不可侵。


    “这是?”欧阳轩一愣,暗道这一定是这宫殿的主人才能坐的,一般人肯定坐不上去,光是这股强大的气势就足以令人不敢上前了。


    一时间,欧阳轩站在椅子前面,环视四周,看着四周摇摆不定的幽冥之火,脑海中不由想象出了一副惊人的画面。


    只见下方无数妖神级别的妖兽强者正在跪拜一位妖祖级别的大能,而那位妖域的妖祖大能就坐在他身后的这把椅子上。


    想到这里,欧阳轩只感身后一阵冰冷,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谁,快出来,不问装神弄鬼,我知道你不是当年的妖祖,但你若不出现,我们便走了。”


    欧阳轩突然落下声音,直将一旁的啸月天狼吓了一跳,只听扑通一声,啸月天狼的屁股坐在了那把椅子上。


    欧阳轩大惊,当即喊道:“谁他妈让你坐了,赶紧给老子滚下来……”


    啸月天狼一惊,看着欧阳轩愤怒的表情,再加上此地的阴森诡异,啸月天狼也是意识到了不对。


    当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而他刚一站起来,才发现这周围竟然有着结界,直将他弹了回去,啸月天狼无奈,再次坐了回去。


    “你……”欧阳轩见状不由惊讶了一声,刚想继续说话,然而只听一阵天摇地晃,紧接着便了撑起大殿的那十二根石柱上的雕像纷纷滑落。


    欧阳轩大惊,完了,这下完了……


    只见从石柱上滑落下来的雕像竟然全部活了过来,有鲲鹏,有饕鬄,有睚眦,还有穷奇,狴犴等等远古巨兽。


    欧阳轩一个激灵不由向后退了一步,然而却不小心一个踉跄扶在椅子的扶手上。


    只是他不知道,在椅子扶手上最顶端突出了一块,尖锐无比,直刺穿了他的手掌。


    欧阳轩吃痛,闷哼了一声,急忙将手掌打开,然而就在此时,他却发现她的手掌竟然怎么也拿不下来,而且椅子还在吸他的鲜血。


    “不好,还不快帮忙,这下真的被你害惨了,看来此次必死无疑了。”欧阳轩见此,简直是欲哭无泪。


    “好,我来帮你。”一旁的啸月天狼虽然不能起来,但手脚还是能动的。


    然而他刚把手放上去,这椅子竟然也开始吸他的血,一时间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愤恨。


    真是不该来这里啊!


    二人如此,但下方的凶兽却不会停止,一步步向着这里走来,只听阵阵轰隆般的脚步声从它们脚下传出。


    二人大惊失色,这是要死了吗?


    然而就在凶兽即将踏上台阶时,那一道最初响彻在宫殿的笑声再次出现。


    只听那声音说道:“好啊,虽然不是真正的有缘人出现,但吸收了你们的力量,老夫应该可以从这里逃出去。”


    “什么?要将他们的力量收为己用?那他们岂不是变成了废物?这怎么可以,若是变成了废物,那还不如死了呢?”欧阳轩闻言顿时一惊,心中已然想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了的可能。


    而此刻的啸月天狼却是颤抖的愈发厉害,不由从椅子上滑了下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为何在来到这里之后会有一股强大的威压,原来这威压竟是从那声音中传来的。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便能散发出如此强大的威压,若是见到本尊,那岂不气血混乱,肉身崩溃,元神寂灭啊!


    想到这里,啸月天狼不由说道:“欧阳轩,没想到你我争斗百年,谁也没有真正得到过香儿,今日却要一起死在这里了,真是讽刺!”


    “闭嘴,我们未必会死,你给我振作一些,你别忘了,我们还要找香儿呢,你想想,这件事情绝不是偶然,为什么你沉寂百年,要从哪里出来,而我也被家族后辈请了出来,你难道没有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同吗?”欧阳轩厉声喝道,越想越是不对。


    为什么魔狼一族别的时候不发动攻击,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发动攻击呢?


    为何啸月天狼早已被魔狼一族逐出族群,隐世不出,为何还会有魔狼一族的人能够找到他,并将他请出山?


    为何欧阳天龙进入欧阳家禁地密室,不去找别人,而偏偏会找到自己呢?


    难道只是因为自己在欧阳天龙小时候对他好吗?


    不,不是这样的,这一切的一切必定不是偶然,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推动着一般,向前进行。


    啸月天狼闻言也是一惊,听欧阳轩这么说,他也是觉得有些蹊跷,为何他会察觉到香儿的气息?


    他也非常愿意相信香儿还活着,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当年是他亲手将秦香儿埋葬的,多少年来,他就守在墓地,根本没有人来过,墓地也没有过丝毫的变化。


    若说秦香儿没有死,他愿意骗自己相信,但事实证明,秦香儿真的死了,已经死去了百年的人,怎么可能会突然醒过来了。


    想到这里,啸月天狼不由用力甩了甩头,可真相如此,但之前秦香儿的气息却是真真切切的存在,他绝没有认错。


    啸月天狼顿了一下说道:“不行了,我感觉我快要晕了,欧阳轩,快,将我的手砍下来,快呀,不然我真的就不行了,到最后你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欧阳轩一愣说道:“这未尝不是一个办法,如果可以,我陪你。”


    说着,欧阳轩举起左手,只听蹭的声,一柄长剑幻化而出,在啸月天狼的手腕处比划了一下。


    啸月天狼见状不由闭上了眼睛,已然做好了准备。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然而欧阳轩的左手中的剑却始终都没有落下。


    啸月天狼睁开了眼睛不由疑惑道:“怎么回事?这些凶兽怎么都不动了?”


    “因为正主来了,我们就算砍下手掌也是没有用了。”欧阳轩点了点头,眼神中充满了悔恨。


    但他知道这世上没有什么后悔药,因为后悔是没有用的,你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与其后悔,不如勇敢面对现实,坚强向前。


    在他话音落下之际,只见一团黑雾出现在了一众凶兽前面,抬手间便是令诸多凶兽消失不见。


    欧阳轩一愣,不由暗道:“难道这凶兽也是幻象?他们还没有真正走去幻阵?”


    “哈哈哈,你所思是对也是错?”


    就在欧阳轩思索之际,一道浑厚无比的声音从黑雾中传出。


    这声音充满了力量,仿佛跨越了宇宙洪荒,行走在岁月的历史长河一般,不紧不慢,徐徐道来。


    欧阳轩一惊,不敢相信的盯着黑雾说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鬼,为何能看穿我心中所想?”


    黑雾翻腾,居然幻化成了一位骨瘦如柴的百岁老者,瘦骨嶙峋的样子,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将她吹倒一般。


    只见他手拿一根黝黑拐杖,一步一个脚印般缓缓向着台阶走去。


    一层,两层,直到地八层的时候才停下听见了欧阳轩的话,不由大笑了一声:“你说我是人还是鬼啊?”


    一边说着,一边踏上了第九层台阶,来到了他们面前。


    看到面前站着的仿佛下一秒就会被风吹倒的老人,欧阳轩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吗?竟然可以令数只强大的远古凶兽瞬间消失。


    “你?你到底是谁?”欧阳轩自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下去,只有先弄明白了对方的底细,他才能想到如何去应对。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我?我是谁?你居然问我是谁?多少年了,估计我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你居然来问我,我还没有问你们是怎么来到这的呢?”


    那老者愣了一下,随后突然发笑,令得欧阳轩与啸月天狼不由毛骨悚然,震惊的盯着老者。


    心道:这世上怎么还会有人连自己是谁斗不知道的人呢?


    然而下一秒老者的话却是令他们一惊,只听老者再次笑了一声说道:“不过没有关系了,只要将你们吃了,我就是你们,你们也可以是我,哈哈哈……”


    看着老者一步步接近,欧阳轩猛然落剑,只听咔嚓一声,啸月天狼猛然大叫了一声,用力收回了手。


    啸月天狼见状大喜道:“哎呀,我没事,我的手还在,哈哈哈……”


    “别笑了,还不快赶紧跑……”欧阳轩见状急忙喊了一声,拉着啸月天狼便是冲下了台阶。


    然而刚一冲下台阶便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弹了回来,二人狠狠摔在了地上,直接就是一个大屁股蹲儿。


    “哎吆,真疼!”啸月天狼痛叫了一声,丝毫没有因为此时的处境而收敛。


    倒是欧阳轩疑惑不解,他根本没有见到老者布下结界,更没有出手阻止他们,为何这里会出面结界呢?


    难道此人已经达到了那种心御万物的境界,只要心念一动,万物便会为之所用的地步?


    想到这里,欧阳轩甚至都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因为他怕,怕自己根本无力抵抗而放弃战斗。


    只见那位老者缓缓走向了那把椅子,伸出了他那几乎干枯的手轻轻抚摸着椅子上的扶手缓缓说道:“多少年了,本尊又回来了,人皇,你终究还是杀不死我,也关不住我,终有一日,我魔天会出去的,但愿你还活着,不然你所守护的,将统统化为灰烬……”


    老者一边说着,轻轻抚摸着椅子扶手的手突然颤抖了起来,甚至连带着说话的声音,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哈哈哈,人皇,我魔天苏醒啦……”说着说着,那位老者竟然喜极而泣了起来,猛然一拍手下的椅子。


    只听咔嚓一声,那把椅子竟轰然散架化成了碎片。


    欧阳轩大惊,就在之前,他一剑斩向椅子的扶手,竟然没有丝毫损坏,这老者竟然随意一掌就可摧毁这不知什么材质做成的椅子,简直超出了他的认知。


    “该你们了,两个小娃娃,你们便做本尊苏醒的第一餐吧,看你们两个血脉还不错,本尊不会让你们感觉到任何疼痛的。”


    许是将心中的压抑与愤恨发泄够了,老者突然转身,猛然说道,随即化作一团黑雾向着二人袭来。


    “不好,快闪开……”欧阳轩见状,知道最后的时刻已经来临,一把将啸月天狼推开,摇身一变化作一条百丈长龙向着黑雾撕咬而去。


    啸月天狼一惊,他没有去阻止欧阳轩,也没有与他一起去同所谓的魔天战斗。


    而是怒吼了一声,恢复了本体。


    只见一头高达十丈的巨狼显现,正是啸月天狼的本体,在他恢复本体之后,猛然挥拳砸向前面的结界。


    如果打不开这结界,别说他们战胜不了魔天,就算能够战胜也是出不去。


    若是打开了结界,就算打不过,再不济也是可以逃跑的不是吗?


    “青龙?难道青龙之后竟沦落至此了吗?”黑雾中的老者冷哼了一声。


    一团雾气猛然化作一条长鞭向着欧阳轩所化青龙抽打而去。


    欧阳轩见状,猛然将体型迅速缩小,变成了一条十多米的长龙,轻松躲开了长鞭的抽打。


    不由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你只要放我们出去,我们绝不会将你的事情透露出半点。”


    “原来只是继承了一些青龙的血脉传承,难怪实力这么弱,不过勉勉强强可以恢复一些实力。”


    黑雾中的老者好像根本就没有听见欧阳轩说话一般,自顾自的说着。


    欧阳轩气极,看了一眼身后正在努力破除结界的啸月天狼,只见此时的啸月天狼拳头上尽是鲜血,但那结界却丝毫没有松动。


    见黑雾中的老者始终美眸理会自己,欧阳轩猛然调转龙头,轰然撞向了结界。


    只见龙头之上,两根青色的龙角突然爆发出了两道强烈的光芒,化作两道光箭一前一后率先射向了结界。


    等到欧阳轩临近结界之时,结界已然有了些许的松动,随着一旁的啸月天狼不断用拳头锤击,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厉害。


    渐渐的有了咔嚓咔嚓碎裂的声响自结界上传出。


    欧阳轩大喜,这结界很快就会被破开,偷偷看了一眼后面藏身在黑雾中的老者。


    也不知老者在想什么,总之一动不动,不过这样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他们可以离开这里。


    旋即,欧阳轩猛然吐出了自己的龙丹,催动龙丹之力狠狠地轰击结界。


    一旁的啸月天狼见状,也不含糊,只听他怒吼一声,身上银白色光芒大涨,最后全部汇聚在了那一对拳头之上。


    闪烁着强烈的银白色光芒的拳头猛然锤向了结界,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结界破碎,二人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欣喜之色。


    “走……”破开了结界,欧阳轩与啸月天狼自然不愿意在这里多待一秒,随着声音的落下,欧阳轩与啸月天狼同时化作两道光芒向着宫殿外遁去。


    “想跑,你们真的能跑的出去吗?给本尊回来……”


    其实在二人破除结界时,黑雾中的老者便是从回忆中反应了过来,只不过他没有揭穿,而是想要看看,他们会不会在破开结界之后为了谁先逃走而发生争斗。


    然而二人的所作所为让他失望了,因为这二人不仅在破除结界时齐心协力,更是在破开结界后一起离开。


    整个过程中丝毫没有什么你少出力了,我多出了力了的事情。


    而是一个词比一个卖力,恨不得多让对方休息一下,自己来多出力。


    更是在破开结界后互相让着让对方先走,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但却是很少,还有就是有的是亲兄弟,或是夫妻,自然不同言语。


    而这一次欧阳轩与啸月天狼的所作所为简直是颠覆了他的认知。


    谁能想到这一人一狼的关系会如此之好呢?


    可以看得出,这一人一狼并不是契约关系,好像还是仇敌关系,但就是这样的仇敌关系,竟然可以做到去为对方牺牲就能看出,这二人的关系定然不是表面上的那样。


    单从欧阳轩可以让啸月天狼与破除结界,而他来面对自己就能够看出。


    欧阳轩可以将自己的性命交给啸月天狼,而啸月天狼同样也没有辜负欧阳轩。


    二人之间彼此信任的情义瞬间让黑雾中的老者想起了一些往事。


    想到自己那会,黑雾中的老者突然冷笑了一声,猛然套出两只手臂向外一抓。


    只见黑雾滚滚,竟然随着他的两只手臂无限延伸,眨眼间便是追上了逃走的欧阳轩与啸月天狼。


    而逃走的啸月天狼与欧阳轩自然也是感受到了身后传来的恐怖气息,只听欧阳轩说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如我们分头行动,能出去一个是一个。”


    啸月天狼闻言沉思了片刻道:“好,若是谁找到了出口,传信给另一方。”


    说着,啸月天狼背对着欧阳轩。


    欧阳轩亦是如此,然而二人都没有走,而是在原地等了几秒猛然回头,发现对方都没有走,只听欧阳轩说道:“你怎么没有走,我不是告诉你分开走吗?这样能够出去的几率会大一些。”


    “你这不是也没走吗?”啸月天狼闻言反问了一句。


    欧阳轩哑然叹了一口气,是啊,他也没走,然而感受着恐怖的力量越来越近,欧阳轩只好接着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在这里继续退让也没有什么意义,不如数一二三,谁不走谁就是孙子,就算香儿还活着,也永远不能见香儿,你说可好?”


    啸月天狼闻言一惊,脸色大变说道:“欧阳轩,没想到你连这么毒的誓言都能说得出口,好,就数一二三,谁不走谁就是孙子,也永远不能见香儿。”


    欧阳轩闻言身子一颤,看了一眼啸月天狼,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既然如此,一,二,三……”欧阳轩点了点头,当即开始数数。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欧阳轩看也没看啸月天狼,摇身一晃消失在原地。


    而在他消失的一瞬间,啸月天狼转身看了一眼消失的欧阳轩喃喃说道:“对不起,若是娘儿还活着,我不能不见她。她是我的全部。”


    啸月天狼说着,眼角微不可查的变得湿润了起来,向着欧阳轩消失的地方深深行了一礼物,随即身影一纵消失在原地。


    啸月天狼离开了,然而他不知道,在他走了之后,之前欧阳轩所在的地方,空间突然震荡了一下。


    欧阳轩的身影显现,没错,他又回来了。


    “啸月,对不起,那人的强大显然已经超过了我们的认知,我们是逃不掉的,唯有牺牲一人,方能为另外一人争取机会,我可以不见香儿,但是你不能,所以我只能对不起你了。”


    欧阳轩喃喃说了一句,感受着那股强大的力量,当即准备好了战斗。


    就在此时,两团黑雾突兀出现,突然从中探出了两条手臂,向着欧阳轩以及另一边抓去。


    欧阳轩大惊,他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才让啸月天狼离开,自然不会再让魔天将其抓住,当即幻化出一道分身装成啸月天狼的模样。


    随后向着两团黑雾攻击而去。


    然而那两团黑雾根本不惧欧阳轩的攻击,猛然将欧阳轩抓住,使得他不能再攻击。


    而他不能再攻击了,他的分身没有了他的支配,自然也就无法做出攻击,双双被黑雾中所探出来的手臂抓住。


    见黑雾中的手臂没有察觉异样,欧阳轩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察觉,不然他所做的一切就白做了。


    虽然与黑雾中的双臂交战只是在一瞬间,但这么短的时间,相信啸月天狼应该已经走远。


    相信再过不久,啸月天狼应该能够找到出口,再过一些时间,应该出去了吧。


    想着想着,欧阳轩不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天不舍得我舍其谁,日不照我照其狼。


    地不佑我佑其月,香儿其心无阳轩。


    “哈哈哈,啸月天狼,香儿,若你们还能够重逢,我欧阳轩真心祝福你们。”


    欧阳轩大笑了一声,没有丝毫的挣扎,随着黑雾回到了宫殿。


    “咦?怎么少一个?”


    只见来到了宫殿之后,黑雾翻滚,露出了里面瘦骨嶙峋的老者,只见老者眼睛一咪,挥手将欧阳轩所幻化的分身击溃,不解的说了一句。


    “魔天,别人不知道你是谁,但我却知道你是谁,你就是万年前的魔界之主,天遗之子。”


    欧阳轩见状不由惊讶,本以为他的分身可以瞒住魔天一会儿,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识破了。


    为了给啸月天狼争取时间,他也只能尽量拖延时间了,只有拖延的时间越久,给啸月天狼争取到的时间就越长。


    啸月天狼能够出去的机会也就多一分。


    “嗯哼?人类,你怎么知道的?告诉我,你是怎么认出的,本尊可以饶你一命。”骨瘦如柴的老者问完不由震惊。


    已经很久没有人对他提起这个两个称呼了,甚至他自己都已经忘了他还有这两个称呼。


    “魔界之主?哼……”


    的确,当年的他的确是魔界之主,掌握数千万魔界子民的生死,可是最后呢?


    他竟然被自己的亲哥哥联合外人一起杀死,最后封印至此。


    “天遗之子?更是一个笑话……”想当初,他一生下来母亲就死了,后来父亲又娶了一房妻室,也就是他的后妈。


    然而他却是从小就不受后妈待见,若不是他修炼天赋极高,恐怕魔王府都待不下去。


    可就是一次,也不知道是他所修炼的功法出了问题,还是那里有了毛病,总之修为是停滞不前,沦落成了废物,虽然没有被赶出魔王府,但生活还不如一个下人。


    对于天遗之子这个称呼,他是当之无愧。


    若不是他努力修炼,厚积薄发,终于打破了修为的枷锁。不但当不上魔界之主,继承不了父位。甚至连命什么时候丢的都不知道。


    可是后来的,他又落的了什么样的下场,还不是众叛亲离,孤苦无依被封印的结果。


    想到这里,骨瘦如柴的老者,也就是欧阳轩口中的魔天突然大吼了一声。


    用力一抓欧阳轩将他拽到了自己近前吼了一声道:“说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被魔天紧紧抓着脖子,欧阳轩几乎喘不过气来,抬起手用力的抓着魔天的手支支吾吾说着。


    “你你松开,我说不出来……”


    魔天闻言,稍稍松开了一些,反正他也逃不掉,自己又何必紧张呢?


    “你说?”魔天说道。


    魔天放开了手,欧阳轩自然也就得到了放松,当即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用力吸着新鲜空气。


    但他没有忘记面前还有一个恐怖的魔天,当即咳嗽了一声说道:“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我是青龙之后,其家族传承了数万年,对九州的历史自然也是了解的不少,我是从族中藏经阁中一本叫做《九州秘闻》的古书上看到的。”


    欧阳轩如实回答,心中计算了一下时间,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以啸月天狼的聪明程度,想必已经找到出口离开了。


    自己的任务也算完成了,至于能不能活下去,他已经不奢望了。


    “青龙后人,难怪,只不过你觉得你的同伴能够离开吗?”


    魔天一句话令欧阳轩刚放松下来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


    “你?难道他没有走吗?”欧阳轩不由问道。


    魔天实力强大他是知道的,可他一直在这里拖着魔天,魔天也没有施展分身去寻找啸月天狼。


    可看魔天这个样子,丝毫不是在骗人,难道啸月天狼还没走?


    “没错,他已经找到了出去的地方,但是没有等到你,他正在回来的路上,我想过不了多久,你们还会在见面的,真羡慕你们这一对兄弟,也不知道什么关系,竟然可以为了彼此而不要性命。”


    魔天感叹了一句。


    说巧不巧,就在魔天话音刚刚落下,只见一道人影出现在宫殿之外怒视着欧阳轩。
您正在阅读《百转飞仙》的章节:第二卷 风缘心剑 第四百零九章 双双现身(中)
手机阅读地址:https://wap.fyxs.cc/read/328/328967/85255888.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fyxs.cc 风雨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fyxs.cc】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